越南成長

亞洲價値

秩序與紀律

Posted on by

如此說來,根據這樣的推論,那麼在民主的落實與其正當化之間就有一個矛盾:即多數人的看法會傾向於拒絕民主。另一個不同卻相當接近的論點,則足主張眞正的問題並不是在於人們實際上選擇什麼,而是人們有什麼樣的Business center理由去進行選擇。既然人們有理由要先杜絕經濟剝奪與不幸,他們有充分理由不堅持要政治自由,使他們無法知道眞正優先的事是什麼。預設政治自由與經濟需要的滿足兩者間存在著深刻衝突,是這個三段論法的一項要前提。這樣說來,第一 個論點是依附於第一個論點之上〈也就是依附於「李光耀論點」之上〉。
第三,經常有人會認爲,強調政治自由、自由和民主是一種「西方式」的優先考慮,
並與「亞洲價値」背道而馳,後者被認爲較看重秩序與紀律而非權利與自由。例如有人認爲,洲社會比起西方社會或許比較能夠接受對出版界的檢杏,爲前對紀律和秩序的強調所使然。在一九九二年的維也納會議中,新加坡的外交部長警「如果普遍主義是被用來否定或掩飾多元現實的話,則人權理念的普遍認知可能是有害的。」國大陸的外交部發一口人甚記錄如下的室內設計命題,認爲它明顯可適用於中國大陸和洲其他地區:「個人必須把阈家權利擺^自己的權利之前。」
最後^ 一點涉及到文化詮釋,我將保留到第十章丙討論。现^先談其餘兩點。
民主與經濟成長威權主義眞的運作順暢嗎?有一些相對獨裁國家(像是南韓、李光耀統領下的新加坡,以及改革後的中國大陸)的經濟成長率,確實要比一 ^較不獨裁的國家(包括印度、哥斯大黎加和牙買加)來得更高。是「李光耀論點」事宵;大足建立在非常選擇性限的訊息上,而不是針對更寬廣的資料所做的一般性統計檢定。我們確實不能把亞洲的中國大陸或南韓的高經濟成長,當成威權主義更能促進經濟成長的一項明證非洲成長最快的國家〈同時也是世界上成長最快的國家之一〕波札那,一直是那塊苦難七地上的民主樂園的事實,使我們可以得到完全相反的結論。很多結論都得取決於確切的狀況。
事實上,威權統治以及對政治及泰國公民權利的壓迫,眞的有利於刺激經濟發展的一般證據是相當少的。統計數字所勾繪出來的輪廓要更爲複雜,系統性的實證研究並不支持政治自由與經濟表現之間存有一般性衝突。其方向上的關連似乎取決於許多其他狀況,而且儘管某些統計調查留意到有一個微弱的負向關係,但是其他的調査卻發現到一個強的正向關係。結果是,兩者之間並沒有任何方向的關係這個假說很難被拒絕。既然政治自由權利與自由本身就是重要的,那麼支持它們的論據依然是不受影響的。

公民的權利

Posted on by

談到這裡,我們也有必要談一下研究方法論這個更基本的月老問題。我們不僅必須關注統計上的關連,而且更進一步地,還要去檢驗以及追究涉及經濟成長與發展的一些因果過程。造成東亞經濟體成功的經濟政策與環境背景,到目前已被合理地認識,儘管不同的實證研究所強調的不同,但現在對於「有益的政策」已有相當一致的見解,它們包括開放競爭、利用國際市場、高水準的識字能力和學校教育、成功的土地改革,以及針對投資、出口和工業化的誘因的公共措施。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這些政策與更大的民主不一致,而且實際上必須靠剛好發生在南韓、新加坡或中國大陸的威權主義才能夠行得通。
此外,在判斷經濟發展時,並不能只看成長或一些整體經濟擴張的其他指標,我們也要看民主和政治自由對公民生活和能力的衝擊。就此而論,檢視政治和公民權利以及重大災難的預防之間的關連是特別重要的。政治與公民的權利讓人民有機會強烈地去注意到
一般的需要,並對適當的公共搬家行動有所要求。對人民的強烈痛苦,政府的反應經常取決於它所承受的壓力,而這正是政治權利運作,如投票、批評、示威等等,能夠造成眞正差別的地方。這是民主和政治自由的工具性角色的一部分。我在本章稍後將討論這個重要的議題。
窮人眞的在意民主與政治權利嗎?我現在回到第一 一個問題。第一界國家的公民難道眞的對政治和民主權利漠不關心嗎?這個經常的說法也一樣缺乏實際根據,就像李光耀論點那樣。證實這點的唯一方式是讓人民有反對與表達的自由,並以自由投票的方式進行民主檢定,而這正是威權主義支持者不願意看到的事情。但是當一般公民鮮少有政治機會表達他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甚至更不常有機會反駁執政當局的主張時,這個問題的答案便很難有定論。對這些權利與自由的貶抑,當然是許多第三世界國家的政府領導者的價値體系的一部分,但是要把它當作是一般人民的看法則未免過於牽強。
因此,我們可以很有趣地注意到,當甘地夫人主政下的印度政府設計出一套類似的主
張,爲她在一九七〇年代中期錯誤宣布的「非常時期」強辯時,民眾在一場選舉裡對這個議題形成對立。在那場重大的室內設計裡,所爭的無非是該「非常時期」的可接受性。對基本的政治和公民權利的壓制明顯地受到排斥,同時印度選民世界上最窮的選民之對基本自由與權利的否定所展現出的抗議聲浪,絕不下於他們對經濟貧窮的抱怨聲浪。

民主選擇

Posted on by

就針對一般窮人並不在意公民和政治權利這個命題所進行的任何檢定而言,證據完全不支持那樣的主張。觀察南韓、泰國、孟加拉、巴基斯坦、緬甸以及亞洲其他地區爲爭取民主自由所進行的努力,也會讓我們有類似的看法。同樣地,儘管政治自由在非洲受到普遍的否定,但是一旦情況許可,許多針對該相親事實而進行的運動與抗爭也未曾間斷,雖然軍事獨裁者並未讓它們有機可乘。
這個論點的其他版本,即窮人有理由爲了經濟上的需要而放棄政治和民主權利,又怎
麼樣呢?誠如我們之前所注意到的,該論點依附於李光耀論點,既然後者欠缺實證的支持,自然無法爲該論點說項。
政治自由的工具重要性我現在把話題從政治權利的負面批判轉到其正面價値。在之前幾章,我已經討論過政治自由做爲基本能力的重要性。我們有理由對生命中的自由權利、表達與行動自由予以珍惜,身爲人類我們本是社會動物去珍惜政治及社會活動上不受限制的參與,並非不合理。同時,理性且不受限制的價値形成必須開放溝通和辯論,而政治自由與公民權利對這個過程可說是非常關鍵。此外,要能夠公開表達我們所珍惜的,以及要讓它受到重視,我們需要自由演說與民主選擇。
當我們把搬家公司話題從政治自由的直接重要性轉到其工具性角色時,我們必須考慮政府以及公職人員和團體的政治誘因。如果統治者必須面對人民的批評,並且必須在選舉時尋求人民的支持,他們有誘冈要傾聽民之所欲。像我們之前曾注意到的,在任何一個民主政府以及有出版自由的獨立國家裡,嚴重的饑荒從未曾發生。饑荒曾經發生在古代的王國以及現代的威權社會,發生在原始的部落社群以及現代的專家政治的獨裁政權,發生在受北半球帝國主義者統治的潲民經濟,以及南半球那些在暴虐獨夫或專制政黨統治”卜的新興獨立國家。足在任何定期選舉、冇反對黨可提出批評,以及允許新聞自巾並且在深入調査之前就可對政府政策提出質疑的獨立阈家裡,饑荒卻從來未曾成爲事實。這方面的經驗對比,本書第七章將對此做進一步的討論。
政治自由的建設性角色政治自巾及公民權利的小型辦公室出租工具性角色以是非常重要,但足經濟^^與政治自由之的關連可能也其建設性的一面。基本政治權利的運作更有能不只對於經濟需要做出政反應,而且「經濟需要」本身的概念化,包括理解,可能必須運用一些權利。

社會救濟

Posted on by

亊實上,我們以主張,對經濟需要它們的内容及效力的眞正瞭解必須要有討論及意父
換。政治和公民權利,特別是那些跟保障公開會議桌討論、辯論、批評和異議^關的權利,足造成理性選擇過程的中心部分。這此一過程對於價値與優先順序的形成足重要的且般言,我們不能認爲偏好獨立於公共討論,或不管公開辯論或意父換是不足被允許。
在對社會及政治問題進行評價時,公開對話的影響範圍及效力經常被低估。例如,在降
低許多開發中國家所共有的高生育率問題上,公共討論可以扮演重要角色。事實上,有很多證據顯示,印度識字率較高的邦所發生的生育率驟降,始終受到針對高生育率的壞效果所進行的公共討論影響,特別是對年輕婦女的生命以及一般社區而言。如果小家庭是現代快樂家庭的看法,已經出现在克拉拉或塔米納度等地方,那麼許多的討論與辯論必然已經有助於這些觀點的形成。克拉拉現在的生育率是一,七(接近於英國和法國,而且遠低於中國大陸的,並不是在強制情況下達成的,而主要是透過新價値的出現一個政治和社會對話扮演主要角色的制服訂做過程。克拉拉人的高識字率,特別是比中國大陸所有省分還高的女性識字率,對於這類社會和政治對話的形成有很大的幫助〈下一章會有更多討論)。
不幸與剝奪可能有各種形式,有些是比較容易用社會救濟的方式予以解決。人類困境
的總和認定我們的的總根據。例如,許多怙我們或許有好的要去玲,如果它們是可行的我們甚至可能像麥翠玉一樣希望能夠永生不死。但是我們並不將它們看做是「需要」,我們對需要的概念跟我們對某些剝奪的可避免性質的理念,以及對它們能做什麼的理解有關。公共討論對於瞭解與信念的形成扮演著重要角色。政治權利,包括表達與討論的自由,不但是對經濟需要導引出社會反應的樞紐所在,也是經濟需要本身概念化的中心部分。
民主的運作民主的本質意義、保護性角色及蘇美島構造上的重要性,事實上可說非常廣泛。然而,在表達這些闡揚民主優點的論點時,存在著誇大的危險。

民主的運作

Posted on by

如同之前提過的,政治自由與自由權利是許可的便利,它們的效力則取決於如何被運用。民主在避免那此「容易爲人所瞭解,问時能夠立即引起同情的大災難上,一直特別成功。許多其他的辦公椅問題並不是這麼容易解決,例如,印度在根除饑荒上的成功,就不是它在排除經常性的營養不良、解決持續性的文肓,或性關係不平等的問題上的成果(如第四章所討論過的)所能相提並論的。儘管饑荒所造成的犧牲很容易被政治化,但必須要更深入地分析這些其他剝奪,以及更有效地利用溝通和政治參與;簡言之,即更充分地實施民主。
不充分的民主也會在較成熟的民主國家造成某些失敗。例如,非裔美國人在醫療、教
育及社會環境上所受到的過度剝奪,使他們的死亡率出奇地高(詳第一章和第四章),而且
很明顯地,美國民主的運作並沒有避免這些事情的發生。民主必須被視爲一系列機會的創造,利用這些機會則要針對解決團體制服與政治權利實務進行另一種分析。在這方面,美國選舉的低投票率,特別是非裔美國人,以及冷漠或疏離感等其他徵候是不能被忽略的。民主並不像奎寧能夠治療瘧疾,可以是社會失調的自動救濟對策。爲了要達到我們所期望的效果,它所開啓的機會必須被積極地把握。當然,這是一般自由的基本特徵大半取決於自由實際上是如何被運用。
民主的實施與反對的角色民主的成就不僅取決於採用和保護的規則與程序,而且也取決於公民利用機會的方式。前菲律賓總統羅慕斯於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在澳洲國家大學的演講,就相當清楚地說明這在獨裁管制之下,人們不需思考,不需選擇,不需下決定或表示他們的同意。他們要終濟發誦做的只是跟著去做。這一直是菲律賓不久前的政治經驗所得到的沉痛教訓。相對來看,缺乏公德,民主無法生存……現今全球人類所面臨的政治挑戰,不是只用autocad體制取代威權體制而已,而是更進一步地,要.讓民主技 一般人效力。

民主社會

Posted on by

民主確實剖項、機會,該機會與其「工具重要性」及「建設性角色」兩者有關。
但是要用什麼力镇來握埙機會,則取決於許多天然酵素因素,包括多黨政治的活力及道德主張和價値形成的動力。例如,印度在獨立時已經充分掌握預防飢餓與饑荒的政策優先性〈過去在愛爾蘭也一樣,愛爾蘭在英國的控制下曾經歷饑荒〉。政治參與的行動主義,在避免饑荒及嚴厲譴責政府無視於公開挨餓的發生,是非常有效的,而這個過程的迅捷與力量會讓這類災難的避免成爲每個政府責無旁貸的優先考量。但是,後繼的反對黨卻始終相當溫和,末對文盲的充斥、雖非極端但嚴重普遍營養不良〈特別是兒童),成無法落立法已通過的七地改占,加以譴對黨的溫和使後繼的政府,即使在的公共政策上有不當疏失,還能夠推卸責仟。
事實 , 論仵非民让會及民主汁會裡,反對黨的行動義都足股重要的力量。例如,我們可以聲稱,缺乏民的保證,在實施民上前的韓或甚至皮諾契特領導的利,對勢乃的活力與持續性對於國家的統治言,也是問接有效的。這此, 少部分用意在降低反對黨的控訴,如此一來,反對黨即使在掌權之前就已經起了某些作用。
這類領域的另一個問題是性別不平等的辦公桌持續問題,該問題同樣也要求強力的社會約定,包含批評以及指示改革方向的人物。事實,當這些被漠視的問題被搬卜公共辯論與對立的檯面時,決策當局必須做出,些回應。在一個民主社會,人們通常可以得到他們所要的,更重要的是,他們並不會得到他們所不要的。在印度,以前有兩個社會機會領域被漠視,性別平等與基礎教育,而它們現在已經受到反對黨,甚至立法與行政當局更多的關切。
雖然最後的結果只有在未來才會呈現,但是我們並不能忽視那些已經被採行的各種行動:有項法案即要求至少要有二 一分之一的印度國會議員是女性,另一項就學計畫則要求把接受基礎教育的權利延伸到更多的兒童。
事實匕,我們可以說民主對印度的貢獻,無論如何,不曾只局限在經濟災難的避免。
儘管民主有實務上的團體制服限制,它已經爲印度帶來某種程度的穩定與安全,而當這個國家在一九四七年獨立時,許多人是相當悲觀的。

議會的規則

Posted on by

那時的印度有個不可靠的政府、模糊的權力分配,以及不清楚的路線,到處有宗派暴力及社會失序。我們很難相信印度會有自助洗衣統一的未來。然而半個世紀過後,我們發現一個民主制度已一路履險如夷,並運作良好,政治上的差異大體已在憲政程序中解決,政府也根據選舉及議會的規則而更替。印度雖然是一個意見差異極大的國家,但也經由民主制度的運作而順利發展。
印度已經克服多重主要語言與各式宗教所帶來的嚴峻挑戰宗教與文化的高度異質性。當然,宗教及宗派部落的差異容易爲偏狭的宗派政客們所利用,而且許多時候也確曾如此〈包括近幾年),使這個國家相當狼狽。但宗派暴力引發驚慌,以及這個國家大半重要區域都譴責這類行爲的事實,最終卻爲反對宗派主義提供主要的民主保證。這對於像印度這樣一個相當多元化的國家的生存與繁榮是重要的。印度雖是以印度教徒占大多數,但也是世界第三大回教國家,還包括數以百萬計的基督教徒,以及世界上大多數的錫克教徒、祅教徒和民主制度的發展與強化是發展過程的一個重要部分。我認爲民主的意義在於三樣不同的德行:一、本質上的辦公家具重要性;二、工具性的貢獻、價値及規範創造上的建構性角色。
如果沒有考慮到任何一點,對民主統治形式不可能有完全的評價。儘管有這些限制,政治自由與公民權利多半都會被有效地利用。即使在那些還不是菲常有效的領域裡,還是存在著使其有效的空間。政治和公民權利的許可角色〈可允許事實上是鼓勵公開的討論與辯論、政治參與及不受迫害的反對)適用於非常廣泛的範圍,雖然在某些領域裡它曾經更有效果。在避免經濟災難方面,它所展現出的有用性本身就是很重要的。當萬事順利而且一切按部就班時,民主的這個角色或許不會被嚴重地忽略。但若事情不順便會引來報應,例如,東亞和東南亞最近的金融危機嚴重影響到許多經濟體,而且讓很多人變得窮困。民主統治所提供的政治誘因在那時候會有相當大的實際價値。
無論如何,雖然我們必須承認民主制度是重要的,但是它們不能夠被看成是爲發展而
設置的機械性裝置。它們的用處源於我們的團體服價値和政策優先順序,以及我們把表達與參與的的機會用在哪裡。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有組織的反對團體的角色是相當重要的。

沉默的悲觀主義

Posted on by

政治自由與公民權利所允許的公共辯論與討論,在價値的形成上可以扮演著主要的角
色。事實上,即使是對於需要的認定,也不得不受到公共參與翻譯公證及對話性質的影響。公共討論的力量不僅是民主制度的相關產物之一,而且它們的養成可以讓民主制度本身的運作更爲健全。例如,對於環境問題更理性且較不邊緣化的公共討論,可能不單是對於環境有益,同時對於民主制度本身的健全與運作也可能是重要的。
就如同強調對民主制度的需要是重要的,對於那些確保民主過程的範圍與影響的條件
及環境加以保障也是重要的。民主的可貴在於它是社會機會的一個主要來源(這份認知可能需要嚴謹辯護),但是我們也有必要檢驗讓它運行順暢的方式和手段,去瞭解它的潛力。社會正義的成就不僅取決於制度的形式(包括民主規則和規定),而且也取決於有效的實際運作。在我們能夠期待公民權利與政治自由所做出的貢獻上,我已經細述要把實務的問題當作magnesium die casting中心的理由。這對有良好民主傳統的國家,像是美國(特別是美國有多種族團體的差別參與問題)及較新興的民主政體而言,都是一項挑戰。它們有共通的問題,但也有個別的差異。
饑荒與其他危機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斥飢餓、營養不良與饑荒的世界。我們常會認爲即使是含蓄地認爲我們很難挽救這些險惡的處境。我們也常預設這些社會弊病可能會長久持續,並特別隨著世界人口成長而惡化。國際間常以沉默的悲觀主義來回應目前世上的不幸。無法自由地解決飢餓,會使人們變得宿命論,且不敢認眞嘗試去解決現在的困境。
這類悲觀主義不但沒有以事實做爲根據,而且假設飢餓與剝奪不可改變也無法使人信
服。事實上,適當的政策與行動可以根絕當代嚴重的飢餓問題。根據最近的經濟、政治和社會分析,我相信有可能找到方法來掃除饑荒並大量減少慢性營養不良的現象。此刻重要的事,是要從分析調査和實證研究所發現的教訓中,來制定政策與計畫。
本章特別關注饑荒及其他短暫的危機,它們可能包括,也可能不包括公開的飢餓,但
是它們必然包括部分人口突然遭受嚴重剝奪的現象,例如最近東亞和東南亞的經濟危機。饑荒和這類型的臭氧殺菌危機,與可能導致持續性傷害,但不會突然侵襲部分人口的地方性飢餓和貧窮,兩者間必須加以區分。稍後在分析地方性營養不良與持續性剝奪時,我也會引用本章研究饑荒所產生的概念。

被迫挨餓

Posted on by

要徹底解決世界上的飢餓,必須要從一個適度寬廣的方式來瞭解饑荒的成因,而非只
是將饑荒的解決視爲糧食與人口間的某種機械式平衡。分析飢餓的關鍵是個人和家庭擁有充分糧食的實質自由,而充分糧食的擁有可以透過自行種植〈如農夫〉,或市場上的購買〈如非農夫)。一個人如果因爲喪失所得來源,例如失業、或賴以維生的產品市場瓦解,而失去到市場購買糧食的能力,即使市場上有很多糧食,還是可能被迫挨餓。另一方面,即使一個國家或區域的糧食供應驟減,如果糧食分配順利,則每個人都不會挨餓,例如爲可能的饑荒受害者創造額外seo就業和所得。糧食也可以從國外取得補充,且因此讓糧食分配更有效率,不過,許多威脅性饑荒的解除過程並不是如此只是將國內已經變少的糧食做更公平的分配。因此解決饑荒問題的焦點,應該是個人和家庭用來購買足夠糧食的經濟權力與實質自由,而不是這個國家的糧食數量。
我們有必要在這裡做經濟和政治的分析,正如我們對饑荒以外的危機與災難必須有更
充分的瞭解。某些東亞和東南亞國家最近的困境便是一個好例子。跟饑荒一樣,當這些危機發生時,部分人口突然喪失經濟基本權利。剝奪形成的速度和強度,以及典型的不可預期件,也不同於般貧窮的規别性,就好像饑荒有別於地方性飢餓一樣。基本權利與互賴性飢餓不僅與糧食生產和農業擴張有關,也與整體經濟、甚^政治和社會安排的運作有關,後者能直接或間接影響人們取得糧食、健康和營養的能力。再者,靈敏的政府政策固然可以完成許多事項,但是翻譯社的角色也必須與其他有效運作的經濟和社會制度加以整合,舉凡貿易、商業、市場、政黨、非政府組織,以及維持並增進公共討論的機構〈如有效的新聞媒體)等都包括在內。
營養不良、飢餓與饑荒是受到整個經濟和社會運作的影響,而不是只受到糧食生產和
農業活動的影響。因此,對導致飢餓的經濟和社會依存關係予以充分注意,是一件重要的事。糧食在經濟體系裡的分配,不是透過慈善或某些自動分配的體系;獲取糧食的能力必須靠賺取。我們必須關注的不是糧食的總供應量,而是每個人所享有的「基本權利」:個人可藉此建立商品的所有權和支配權。當人們無法在充分的糧食上建立其基本權利,便會遭受飢我。

知識運用

Posted on by

家庭的基本權利決定於什麼?這得視各種不同因素而定。首先是原陚:對於擁有市場
價格的生產資源和財富的所有權。對很多人而言,他們所有的最重要原賦是勞動力。世界上多數人除了勞動力之外,所擁有的網路行銷資源很少,而這些勞動力可能結合了不同的技能與經驗。
但是一般而言,勞動、土地及其他資源構成了主要的資產。第一 一個重要因素是生產可能性及用途。這是技術發揮其影響力的地方:原有的技術決定了生產可能性,後者同時也受到知識及知識運用能力的影響。
在基本權利的創造上,土地或勞動形式的原賦可以被直接用來生產糧食,也就是農業。或者,一個家庭或個人也可以靠賺取工資來獲得購買糧食的能力。後者必須取決於就業機會和現行的工資率,並進一步受到生產可能性包括農業、工業和其他活動的影響。世界上多數的人並不直接生產糧食,而是從事其他商品生產活動以獲得購買糧食的能力,這些商品從現金作物、手工產品、工業製品到各種各樣的服務,涉及各式工作。這種相互依賴性是分析饑荒問題的關鍵,因爲很多人可能由於其他論文翻譯商品的生產〈不是糧食生產本身)出了問題,而喪失支配糧食的能力。
第三個決定因素在於交換條件,即買賣商品的能力,與產品相對價格的決定〈如手工
藝品與主要物產間的相對價格)。由於勞動力對多數人來說是非常重要且唯一的原賦,勞動市場的運作因此有必要受到留意。找工作者是否在現行工資下找到工作?工匠與服務提供者能否設法賣出他們想賣的東西?成交價格(相對於市場糧食的價格)又是多少?
這些交換條件在經濟危機時可能變動得很劇烈,並帶來饑荒的威脅。各種因素會造成
這些變化快速發生。產品相對價格的劇烈變化,曾因許多不同的原因伴隨饑荒而來。這些原因包括乾旱、洪水、就業機會普遍減少、只使某些人所得增加的不平衡景氣,或甚至是過分恐懼糧食短缺而暫時推升的糧價,結果引發大災難。
在經濟危機當中,某些die casting部門會受到比較嚴重的打擊。例如,在一九四三年的孟加拉饑荒,糧食與特定類型產品間的交換比率劇烈變動。除了工資與糧食的價格比之外,魚類與穀物食品的相對價格也起了相當大的變化,使得孟加拉漁民成爲這場饑荒中受害最深的職業團體之一。魚類當然也是一種糧食,但它是高品質的糧食,而貧窮的漁民爲了取得足夠的卡路里,必須賣魚才能購買比較便宜的主食品(在孟加拉這多半是稻米)。透過這項交換,生存的均衡得以維持,然而,魚對稻米相對價格的突然滑落卻可以破壞這個均衡。